標籤

菜單2

-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

基督徒經歷見證文章|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我原是靈恩教會「中華福音團契」的一個差會會長。自1997年以來,多次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我總是不容他們講完就說:「你們什麼時候來傳男基督我還可能勉強接待,如果再傳你們的神是女的,就不要再來了!你們說神已經來了,我怎麼沒有看到?難道你們看到了嗎?」每次面對見證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我都是用這一套話將他們堵回去,然後我就到處作「護教」工作,防止「異端」攪擾教會,而把全能神即「東方閃電」當作「邪教」對待。我還和上面帶領一同搜集了各宗各派抵擋、毀謗全能神的傳言,再加上我的想像印成小冊子《教內角聲》、《抵制異端——東方閃電派》,發至我所帶領的所有教會,並到處對弟兄姊妹說:「『東方閃電』是邪教,若看了他們的書或與他們交通就能被迷惑,你們一定要躲開,不要和他們交通,他們是反黨黑社會組織,要人物還有槍。且用美男、美女誘惑,誰若加入這道流就無法退出,否則會被剜眼睛、割鼻子,甚至涉及全家安危。」當時我這樣大肆封鎖教會,還自認為是對主忠心,對教會負責,是護教者,豈不知成了敵基督,現在我真是懊悔至極。
99年,我的一個同工收下了一本神話書,並拿給我看,我吹毛求疵地翻了翻,看到神嚴厲審判的話我心中非常反感,為了不讓其他弟兄姊妹看到此書,我竟把這本書撕毀扔到茅廁與糞便同污。後來,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又多次來給我傳,都被我無情地拒絕了,但通過多次和他們接觸,我發現這樣一個事實:無論我對他們什麼態度、說話方式如何,他們都有個共同點就是有愛心、能忍耐、不發脾氣、以良言相勸,這是我們教派所沒有的,說心裡話,他們這樣的活出真讓我佩服,但我因受謠言的蒙蔽,又總以為出聖經就是異端、邪教,所以始終不敢接受。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基督徒經歷文章 |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

   我是貴池市因信稱義派的一個帶領,在我沒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樣,一直苦盼耶穌二次再來,但因著上面大帶領時時敲「警鐘」和聖經上「末世必有許多假基督出現」這話,使我成了一個抵擋、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這些,心裡十分內疚,下面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弟兄姊妹說說,以便弟兄姊妹引以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在99年9月的一天,我正在自家打稻場收棉花,因為天要下雨,這時,有兩位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來到我跟前,見她們來了,我說:「你們這些傳假道的又來拉我,別啰嗦!我是不會受你們迷惑的!你們都說神來了,無論你們怎麼講,出了聖經就是假的,因為馬太福音24章36節講得清楚,主來沒有人知道,你們怎麼知道的?」我見她們還不走就罵道:「你們真不要臉,簡直是老母豬皮,我是不可能讓你們進我家的!」邊罵邊往家跑,把她倆關在門外。
天下雨了,她倆沒有帶傘,就站在雨中,這時我想:我這樣罵她們,她們卻不生氣,下雨了她們還不走,她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呢?為了錢?不是!我也不會給她們錢;為了名譽?也不是!世人都罵她們神經病,她們這樣不怕人嘲笑,不怕人辱罵,又不怕吃苦,我得問問她們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正準備開門,忽然想起大帶領講的話:凡是傳神道成肉身的、打開小書卷的就是「東方閃電」,不管他們是什麼人,在什麼天氣、什麼時候,都不可同情他們,更不要接待他們。我心裡開始爭戰,如果她們信的是假的,那為什麼她們的信心、愛心、忍耐比我們信耶穌的人要好得多呢?我這樣對待她們能算是信耶穌的人嗎?我在屋裡來回走了幾圈,不知如何是好,心裡的爭戰相當激烈。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我再也忍不住了,心想:不管是真是假,我得先問問她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她們的信心、愛心、忍耐都是從何而來?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基督徒經歷文章 |我是如何認識「神的實質永不改變」的

神以女性來作工,人人聽見怒氣沖。
抵擋毀謗又褻瀆,神的外貌遭人辱。
雖然不合人觀念,神的實質永不變。
棄暗投明跟從神,以往過犯神不念。
我原是一個有20年齡的「讚美派」信徒,2003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每當想起自己因沒有分辨輕信帶領之言而抵擋全能神,我就深感慚愧、懊悔……
99年,就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但被我拒絕了。因當時帶領在教會裡經常講:「有一班人傳的是女基督,特別會講,他們純屬是迷惑人的,不能相信,更不能和他們接觸,一聽他們說的話就被粘住,他們身上有『邪靈』;如果你聽了他們的道不信,他們就割掉你的耳朵、鼻子,剜你的眼睛,打斷你的胳膊、腿;他們的書也不能看,裡面有毒藥;他們拿的東西更不能吃,裡面有迷魂藥,吃了就暈倒……」從此「女基督」三個字在我心裡留下了陰影,心想:自己受了迷惑為什麼還要去迷惑別人呢?再說我根本不相信基督是女性,因為我信神20年來一直認為「父」(耶和華)是男的,「子」(耶穌)也是男的,耶穌基督是給我們預備地方去了,再來接我們還是原來的耶穌,現在說耶穌來了是女性我無法相信。我就認定帶領說的話是真的,認為那傳女基督的是地地道道迷惑人的、是假的。所以,近幾年來我一看見到我家傳末世福音的人就毛骨悚然,好像他們身上帶有瘟疫,因此我不敢和他們多說話,他們說的話再有理我也不聽,並且他們每次走後我都心驚膽戰,深怕他們半夜來把我殺了,或把我的眼睛剜了……
2000年春天的一個下午,一位姊妹又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還拿著錄音機說:「姊妹,你坐下來咱們在一塊兒聽聽歌好嗎?」她坐下就打開了錄音機,我沒有制止,也沒有在意聽,但歌聲直往我耳朵裡鑽,「你們在乎的不是神,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前途、享受。……你做什麼是為了神?你何嘗想到過神?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神?……」神話猶如一把兩刃利劍扎在我的心上,此時我覺得特別虧欠神,回想自己信神二十多年來根本就沒滿足過神,也沒把神當作自己的生命而不惜一切去追求,信神只是一種業餘愛好。我再看那位姊妹被神話詩歌感動得已哭得像個淚人兒似的,可我一想起她傳的是女基督,頃刻間我的臉一沉就不再理她,最後她只有無奈地離開了。
2001年夏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一個小姊妹,她家原住鄭州,是來我們這裡做生意的。後來在接觸中,我覺得和她特別投緣,高興之餘就認下她做干女兒。此後她就時常來看我,幫我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非常勤快。來往期間她回鄭州一段時間,回來後我們還像以前那麼親熱。有一次,我倆在一起讀聖經,我聽她講得比以前的高了,而且還挺有理,我信二十多年了也不如她講得明白,於是我起了疑心:她回去一趟,這麼短的時間,怎麼這麼會講了?肯定是信了女基督。這時我腦海裡立時浮起帶領說過的話:「信女基督的人不能接觸,一接觸就沾染了污穢。」因此,我對她開始冷淡了。

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基督徒經歷文章 |懲罰中我聽到了全能神的聲音

我原是「重生派」的一名同工,當我聽說全能神末世作工後,就極力地抵擋定罪,直到遭神懲罰,才幡然悔悟。回首往事,歷歷在目,令我深感痛心疾首。
1997年2月,在一次同工會上,帶領告誡我們:「現在又出現一個『東方閃電』派,非常厲害,傳一個信徒給二百元,傳一個帶領給一千元,有好多教派的帶領和同工都被他們拉走了,你們要嚴加防範,務必看守好的『羊群』,千萬不能給『東方閃電』留可乘之機……」回來之後,我不但把帶領的話散佈下去,還添油加醋地說:「『東方閃電』傳說是主回來了,純屬胡扯。經上說耶穌的再來沒有人知道,他們怎麼知道的?凡是信『東方閃電』的人身上都有一股邪靈,就像蜘蛛網、粘粘膠,粘住就跑不掉,只要你一進去就別想再出來,否則就被挖眼睛、割耳朵、割鼻子、打斷腿……」因著我的胡編瞎造,弟兄姊妹非常害怕,議論紛紛。我在一旁卻暗自得意:這下以後誰也不敢接觸「閃電」的人了。
1998年9月的一天,一位陌生的姊妹來到我家,說:「大叔,神又作了新工作……」「住嘴!你這傳『東方閃電』的魔鬼,趕快給我滾蛋!」不容分說我將她推出門外,關上鐵門。隔著門,姊妹還一個勁地勸:「大叔!你聽一聽吧!……」看到她的軟磨硬纏,我就決定要加緊對教會的封鎖。之後又捏造說:「『閃電派』的人手段可殘忍了,他們只要認了你的門,就會想盡一切辦法把你擄去,先餓上你幾天,然後再往你嘴裡灌辣椒水,叫你跪在磚頭上用棍狠狠地打,直到你接受了他們的道為止。」於是責令每個信徒每天按時禱告咒詛「東方閃電」,還統一規定了禱告詞:「慈悲的救主啊!『東方閃電』的人是魔鬼,不斷地來攪擾你的教會,迷惑你的兒女,偷你的『羊』,願你狠狠地咒詛懲罰他們……」至此,我對全能神的抵擋、褻瀆已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淚


🌧️🌧️🌧️🌧️🌧️⛈️🌧️🌧️🌧️🌧️🌧️⛈️🌧️🌧️🌧️🌧️🌧️⛈️

1993年我因丈夫有病信了耶穌(三自)。由於丈夫去逝,治病又欠了很多的外債,生活貧困,主耶穌就成了我生活中惟一的依靠,幾年的時間裡我一直都火熱地追求著。1997年,因教會裡爭權奪位,嫉妒紛爭越來越重,我看不慣就退出來到生命路教會聚會。由於我熱心追求,還有點文化,取得了總會黃老師和弟兄姊妹的信任,做了教會帶領,不久教會發展到了一百多人。我一直以教會為家,奔走在弟兄姊妹中間講道、扶持。可萬萬沒想到,當全能神末世福音擴展之時,我卻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1999年夏天,教會有兩個姊妹跟我說:「我們家來了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人,道講得挺高,另外還有一本書。」我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說:「就你們這身量什麼都不明白,還敢接待外人,他們再來就攆他們走,以後不許接待任何外來人,只有咱生命路是真道,趕緊向主認罪。」我馬上去總會把此事反映給黃老師,他一聽便氣憤地說:「他們就是『東方閃電』派,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搞淫亂,還割鼻子、剜眼睛,千萬不能接待他們,發現是這個派別就攆,攆他不走就報告公安局抓他們,再不就用棒子打,打啥樣都沒事兒。」我聽後恐慌害怕,心想:這夥人真可恨,為「護衛」真道,「保護」好主的羊,我決不讓一個弟兄姊妹落入「東方閃電」的網羅,豁出一切也要為主盡上忠心。黃老師還告訴我:「回去之後發傳單,寧可把弟兄姊妹奉獻的錢都拿出來去宣傳,發動弟兄姊妹不管哪裡有親屬、熟人信主的都去發,不怕地方遠,不怕吃苦,只要把傳單發出去就行,這是對主的忠心,是把最好的祭獻在祭壇前了。」回家後我跟弟兄姊妹一說,大家都氣憤不止,恨透了「東方閃電」。我馬上複印了很多傳單,安排能出去的弟兄姊妹三人一夥去外省發放(內蒙、黑龍江等五個省的十多個城市),我帶著不能出遠門的弟兄姊妹在家附近發放,哪也不能去的為出去的弟兄姊妹禁食禱告。我囑咐大夥:「手裡傳單務必得發出去,完成任務對神才有忠心,不發完不許回來。」弟兄姊妹走哪兒發哪兒,找著點往下發,藉不信的人給信主的熟人發,並對不信的人說:「把傳單發出去你就有福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就把傳單都發出去了。就這樣我帶領弟兄姊妹把傳單送進了千家萬戶。當時並不知道,我這樣做成了撒但吞吃信徒靈魂的幫凶,成了地地道道的假牧人。
2000年3月,我們帶領都去開原總會參加新年讚美會。黃老師為保全自己的地位和總會實力,竟把反面宣傳編成話劇演給我們看。台下人鬨堂大笑,議論紛紛,弟兄姊妹都說:「我們的黃老師真有『智慧』,太有『頭腦』了,若不把這些事排成節目表演出來,我們根本不知道『東方閃電』的『底細』,得有多少人上當,這回可『真相大白』了。」我也大肆散佈,說些誹謗的話。這下我們抵擋「東方閃電」的勁兒更足了,都決心看好羊群,向主交賬。哪知我們這樣以假亂真,用「深入人心」的手段毒害、侵蝕著眾多弟兄姊妹的心,充當了撒但的差役,在全能神面前犯下了滔天大罪。

2018年6月8日 星期五

神的性情威嚴、烈怒不容人觸犯

-->
📖📖📖📖📖📖📖📖📖📖📖📖📖📖

我叫于潔,是河北省滄州市人,原是蒙頭派的帶領。
2002年8月22日,上會奉差解姊妹對我說:「你娘家的弟媳婦接受了『東方閃電』,還把她下面的弟兄姊妹也都帶進去了。」「弟妹接受全能神了?不可能吧!」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驚呆了。在解姊妹的鼓動下,我把弟妹騙到了我家。解姊妹很「和藹」地對她說:「你知道嗎?你信的『閃電』是女基督,是假的。他們的人用小恩小惠拉攏人,金錢、美女誘惑人,既入教,就開始軟禁你,給你下迷惑藥。到那時,你就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別無選擇,只好任他們擺佈,叫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如果你後悔了,他們就殺人滅口,到最後你就落個家破人亡……」弟妹聽了以後說:「我看人家信全能神的那些弟兄姊妹的活出都可好了,不管你問多少問題,他們都耐心地給你交通,比咱們這些人可好得多呢!他們不可能做那樣的事!」解姊妹見她「執迷不悟」,就很生氣地說:「別看現在他們對你好,是因你還有利用價值,借用你拉攏別人,等你沒用了,才收拾你……」我在一旁也隨聲附和:「就是,就是。」就這樣恐嚇了她半天。最後,弟妹終於答應把她所傳的弟兄姊妹勸回來,把書也收上來。
第二天,我從弟妹家準備把「東方閃電」的書和磁帶拿走時,弟妹顧慮重重地對我說:「我總覺得這書上說的是真理,你把書帶走了,這位神要是怪罪我怎麼辦?」我當機立斷地說:「你怕什麼!這件事是我讓你這麼做的,如果真神要懲罰,我一個人擔著,與你們毫無關係。」回到家,我就跪下來禱告:「神啊,今天我的所作所為你都知道,如果今天我所做的這一切不合你的心意,要怪罪的話,我一個人擔著,與其他姊妹毫無關係。」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叫武香桃,原在季三寶派。因著我信神後胃病得到了醫治,所以我從心裡感謝季三寶「神」,立志還報「神」愛。四年來,我不顧外人的流言蜚語,一心一意為「神」作工,並做了250人的帶領。
耶穌, 基督徒, 教會, 福音, 禱告,
2002年10月,季三寶「會中」下發了「固守真道、抵制異教」的道理,定罪「東方閃電」是邪教,毀謗「東方閃電」的作工方式是「女色開道,小恩小惠拉攏,麻醉藥逼人,作工對象是16-40歲的一流人才。」還說他們勸信一個普通信徒給50元,勸信一個帶領給200元……當時,我聽了這些話未加思索就信以為真,心想:就是啥也不信,我也不會信全能神,更不讓弟兄姊妹信。於是,我就照「會中」的要求到各處教會捆綁弟兄姊妹,並自編謊言嚇唬他們說:「誰聽『閃電派』傳的道,誰家就會有災禍臨到,輕的是不平安,重的是遭刑罰、咒詛。」那段時間,我一遍又一遍地散佈「會中」下發的謠言、謬論,惟恐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
2002年11月20日,有兩個信全能神的姊妹來到我家門口,我看見後趕緊把門關上,她倆站在門外等了兩個多小時,哭著說:「姊妹,開開門吧!我們是帶著神的託付來給你傳福音的,我們只把神的心意傳給你就走。」當時,為了不讓她倆再糾纏我,我就惡狠狠地說:「神讓你們來,你們就去找神吧,我不認識你們是誰?」倆姊妹看我鐵了心,便含淚離去。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我是攔阻「小羊」聽神聲音的罪魁禍首

 📘📘📘📘📘📘📘📘📘📘📘

我原在三班講道,96年末班次倒後又領受了因信稱義,被選為長老,1999年三月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是全能神的話語打開了我的心門,熔化了我剛硬的心,喚醒了我沉睡的靈,我才知道自己是一個惡僕,是攔阻「小羊」聽神聲音的罪魁禍首。
我是88年蒙恩歸的,信主三天就開始跟傳道人風風火火地出去傳道,特別追求。94年聽同工說,有人傳神來了,二次道成肉身成為人子的形像,不要信。僕人也告訴我們,說神來了絕對不可能,因為現在還不到時候,末後有假基督出來迷惑人,你們不要被迷惑。記住!千萬不要接待外來人,即使是親屬也不行。你們一定要看住羊群,若丟一隻,主來我們沒法交賬。此後,我便如法炮製,嚴密封鎖教會。領受因信稱義後在講台上仍是信口開河,大講「東方閃電」:「這些人可嚇人了,他們手上有電,粘上你就甩不掉,盯上你就不放。他們的臉皮厚,機關槍都打不透。你一跟他們說話就進去,進去就出不來。你要出來就被他們挖眼睛、割鼻子、割耳朵,打斷胳膊腿。除了因信稱義外,其他教派都是異端,主來就救我們因信稱義,你們千萬哪兒也別去,更不要接受『東方閃電』。」講完後就和同工一起發《晚鐘》、《護衛真道》、《論異端》等反面宣傳材料。
台上,我散佈謠言,褻瀆、抵擋;台下,我施盡威風攪擾、拆毀。
一天,兩個弟兄來到我家說:「姊妹,你知不知道神已開始作審判的工作了?」我問:「在哪兒審判?」弟兄說:「在地上。」我一聽立刻說:「你們趕快走,想把我帶進邪教沒門!說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我絕對不接受,我永遠也不會相信的,你們以後再不要來迷惑人了。」我毫不客氣地把他們「請」了出去。然而到我家來傳神末後福音的人仍是接連不斷,只要他們露出一點關於神末後作工的話,我就不容他們再說什麼,馬上把他們攆走。究竟攆走了多少人,我已無法數算了。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全能神拯救了我

一、聽謠言信謊言盲目抵擋
為「護教」為「護道」拒門外
我曾是因信稱義派的講道人,我叫王海軍,和其他弟兄姊妹一樣,信神是為了上天堂、得永生,事奉神是為了得公義的冠冕,可正當我苦苦盼望主歸來給我賞賜之時,因著自己的愚昧無知聽信謠言,將主拒之門外,使我成了一個抵擋神的人。
99年,外教會有一份「東方閃電內幕」的材料傳到了我們教會,材料說「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他們書裡有迷魂藥,看了就被迷過去;說那些人身上有邪靈,一聽他們的交通就進去了;還說「東方閃電」是個黑社會組織,進去就別想出來,出來的不是被打斷腿就是割掉鼻子。對於這份材料我不假思索便全盤相信,毫不懷疑,並且大肆宣講,還在教會中制定了防「閃電」的規章:任何人不許接觸「東方閃電」,不許聽他們交通,不許看他們的書;外來信神人一律領到教會,不許私自接待,違犯者要作認真的悔改禱告,視「中毒」深淺給予幫助或開除;外面來的信徒只准聽不准講。
福音, 善行, 耶穌, 預言, 基督徒
當時,教會中一個王姊妹接受了「閃電」,我強迫她作悔改禱告,因她拒絕,我硬把她趕出了教會,不許她再參加聚會。一個姓張的姊妹,她姐姐跑了四十多里路來給她傳神末世福音,迫於我的壓力,她嚇得躲了起來,連飯都不敢給她姐姐吃,後來我仍是逼她作悔改禱告,致使張姊妹委屈得說不出話來,只是默默流淚。凡到我們教會聽道的,只能聽不能講,誰提主來了一律趕出門外。後來,有兩個外地姊妹來我家對我說:「主來了,不接受的有禍了……」我輕蔑地說:「主來了,你看到了?誰有禍了?我看你們才是大禍臨頭了。」說著就把她們趕了出去,再也不許進我家。在這之後,給我傳末世福音的近百人,有的我採取了不搭理的態度;有的憤怒呵斥,顯出了我那窮凶極惡的鬼相;有時我連推帶搡,又諷刺又挖苦,甚至戲耍、羞辱;還有時以打「110」相威脅,把他們趕走。

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全能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
多少年來,一代又一代的生命在這個世界上不斷地延續。每個人都在各自的位置上表演著自己的一生,或平平淡淡,或坎坎坷坷,或貧窮,或富足。不管怎樣生活,能夠找到真正人生的人卻太少了,我也是這樣生活了28個春秋。
在一個非常普通的日子裡,神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了我。這時我才知道了萬物的起源,知道了人生命的源頭,知道了人的歸宿有天堂、地獄之分,知道了因著人類的罪,神親自道成肉身為人類捨命釘在了十字架上,給人帶來恩典、平安、喜樂。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個轉折點。此後,傳福音,建教會,奉名醫病、趕鬼,聚會,查經幾乎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從此我不再空虛地活著。教會在神的恩待下逐步復興起來。弟兄姊妹彼此相愛不分你我,一人有難,眾人相幫。隨著教會人數的不斷增多,教會選出了各層同工,我成了最大的帶領。教會中不管有什麼事,都得經過我的同意,弟兄姊妹對我的話也是言聽計從。後來,教會陸續出現了許多讓我解釋不了的情況:病人總不得醫治,被鬼附的也不得釋放。弟兄姊妹問我這是什麼原因,我說:「是你們禱告時信心不大,必要的時候應該禁食。」其實自己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再後來,這樣的事就越來越多了。另外,我感觸最明顯的就是講道時沒有話了,總是乾巴巴的,說了上句沒下句。教會裡的同工也不斷地問我:「每次聚會都講啥呀?」我說:「我也不知道,實在不行就念聖經。」但這只是揚湯止沸,因無活水泉源的澆灌,教會開始還能維持住人數,後來,連原有的人數都保不住了。看到這些情況,我心急如焚,卻不知是為什麼,只有向神禱告:「主啊,教會所發生的一切你最了解,為什麼以往我們奉你名無論求什麼,你都應允我們,神蹟奇事也一直伴隨著我們。現在,同樣呼喊你的名,同樣看聖經,同樣的弟兄姊妹向你祈求,為什麼今天就不行了呢?禱告也不靈了,福音也傳不出去了,原有的人數也在減少,甚至有些同工想回大千世界另謀出路,主啊,這是為什麼呢?求你救救我們吧!」過後,為了恢復弟兄姊妹的愛心,教會決定實行24小時禱告制,且每月的21日禁食禱告。自己本想藉此來復興教會,沒想到一段時間過後,弟兄姊妹都反映說:「不禁食時不想吃飯,越到禁食的日子就越餓,堅持不下去。」我又一次來到主的面前:「主啊,求你了,求你救救我們吧!一直這樣下去,我們就全完了!我實在沒有辦法了……」這樣的教會光景一直持續著。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基督徒經歷見證 | 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過程

福音, 善行, 耶穌, 預言, 基督徒,
1996年秋,我在真耶穌教會信了耶穌。後來,我就開始講道,負責所在教區30多處教會的牧養工作。
在1999年的一次同工會上,沈陽李長老對我們說:「近幾年興起個『東方閃電』派,他們傳二次道成肉身了,是女性;他們發展迅速,勢不可擋,凡是信耶穌的都是他們獵取的對象;他們是黑社會組織,對信主的人採用美色勾引、金錢收買,要不就是採用暴力手段,凡不順服他們的人,都會被打斷胳膊、腿,被割去鼻子或耳朵。我們各地教會的長執和信徒被他們擄去不少,現在他們已到了昌圖一帶,你們要嚴加防範,務必看好羊群,避免弟兄姊妹被他們擄去……」對長老的話我沒有一點疑惑,從那以後,我每到一處教會就大肆宣講長老的話,並且還捏造說:「『東方閃電』這夥人男女混雜,污穢不堪。」為了防止弟兄姊妹離開教會接受「東方閃電」,我又親自教信徒如何防範、抵擋的方法。

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基督徒經歷見證 |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
——由抵擋到接受的過程
我原是華雪和派的一名工人。98年12月2日,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從此,我才知道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發展的,明白了神在律法時代的作工內幕與作工果效,也知道了恩典時代耶稣救贖了全人類,以至於人都從十字架上被救贖了下來,更知道了神在前兩步工作的基礎上又開闢了新時代——話語時代。神藉著說話來揭示審判人,最終徹底將人征服,人都達到聽話、順服,與神同心合意,成為神在地上的彰顯,成為神打敗撒但的證據,成為能見證神作為的一班人,這班人就是聖經啟示錄中所說的「十四萬四千得勝者」。
97年9月,原派別的一個帶領對我說:「現在要小心,又冒出個『東方閃電』收割派,厲害得很,一沾邊就跑不掉,咱可不讓他們收割,他們不是從門裡進來的,是強盜,和咱信的不一樣,不認識的人一律不准接待,若有傳道的人來,就說啥也不信,不提信神的事,免得受他們的迷惑。」他還說:「進到那派別裡就出不來了,若想出來就剜你的眼睛、割你的鼻子、打斷你的腿,他們盡是搞淫亂的,咱這裡的人誰若進那派別裡,再回來也不要了。神先拔稗子,看看誰先被拔出去,被拔出去的都是沒有分辨的。」我聽了他的一番話就當場表態:「外邊來的人我一律不接待,不行的話,來了我就把他打出去,免得受他們的迷惑。」這個帶領又說:「他們純屬騙子,吃飯要求六個盤以上,喝酒每瓶要十塊錢以上的,吸煙是每盒五塊錢以上的。」這些話都深深地記在我心裡。

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全能神的話喚醒了我的心

📘📘📘📘📘📘📘📘
——一個悖逆之子的轉變
我原是真耶穌教會的一名帶領,1996年蒙恩歸主後,我就刻苦鑽研聖經,在教會裡講道。不久,我又被提拔重用,負責牧養一千多人的教會,從那時起我就常年奔走在各教會中間。在事奉主的同時,我也苦盼救主耶穌的二次降臨,早日接我們得賞賜,可萬萬沒有想到,當主真來時,我卻成了抵擋神的罪魁禍首。
那是在1997年的一次同工會上,長老跟我們說:「現在出現一夥『東方閃電』,非常厲害,他們說神來了,作新工作了,你若不接受就割你的鼻子、剜你的眼睛、打斷你的腿,甚至害你性命,他們純屬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你們要告訴弟兄姊妹,千萬別與他們接觸,沾上就進去,進去就出不來。」對長老的話我特別相信,不假思索,馬上傳達給教會的弟兄姊妹,並囑咐:「沒有我的許可,誰也不許接待任何外來人,就是親屬來也不行。要堅信長老的話,只有真耶穌教會才是神的聖山,各宗各派都得在我們這裡合一。」弟兄姊妹都很聽話順從,即使這樣,我還是不放心,又去外地找來一些反面宣傳材料,添枝加葉地在弟兄姊妹中間大肆宣講,再三囑咐各位同工:「一定要保護好羊群,決不能叫『東方閃電』侵入教會,這是對主獻忠心,捍衛真道,我們要當作頭等大事對待。」就這樣,教會被我們層層封鎖,弟兄姊妹都被牢籠在我們的手中。後來,有很多信全能神的人多次來我們教會傳福音,都被我們攆出了家門,拒在了門外。對此我暗自慶幸,以為這樣肯定蒙主的悅納,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時候,神的管教臨到了我。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
1991年,我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信了主耶穌。起初那幾年,教會特別復興,信徒人數逐漸增多,最多時達到上千人,我也成為一名同工,每天忙忙碌碌地為主作工,等候主的復臨。
2000年以後,我發現教會的光景越來越不好,弟兄姊妹的愛心、信心漸漸消失了,不僅我軟弱無力、講道沒有滋潤,其他講道人也是翻來覆去講夠了,信徒也聽厭了,都不願聚會,以致聚會出現「八點聚會十點到,這邊講道那邊睡覺」的情形。教會中罪惡越來越多,有些講道人因此走向了世界;有的傳道人、帶領竟然搞起淫亂、揮霍教會錢財,錢財處處對不上帳;帶領們為爭權奪利,拉幫結夥、互相排斥、互相攻擊,真是不擇手段;人與人之間失去了往日的真誠,為了保全自己都互相防備、互相監視。這哪裡是主耶穌寶血贖買的教會啊!我不明白為什麼教會能達到這種地步,為什麼我信主感到越信越累呢?我一次次地求告主:「主啊!求你潔淨我們的教會,求你光照弟兄姊妹,求你復興教會,賜給我們信心和力量跟隨你……」可我無論怎麼禱告,教會仍是一蹶不振。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手捧著神話 我淚如雨下

——棺材前的懊悔
我轉臉看到外面的棺材、壽衣都操辦齊了,只等我一口氣上不來就裝進棺材裡,絕望、淒涼之感一齊襲上心頭:完了!完了!我才四十多歲,我不甘心這樣死去呀!我眼巴巴地望著窗外藍藍的天空,淚水早已浸透了枕頭……就在我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慈愛的雙手,用他那帶有威力權柄的話語將我征服,使我的身心都得以復甦,獲得了新生。面對神的特大洪恩,我痛恨自己悖逆太深、抵擋太嚴重,縱有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我對神的萬般虧欠,感謝全能神今天賜給我這個機會,我願把自己抵擋神、遭神懲罰,又蒙神拯救的親身經歷交通出來,希望弟兄姊妹都能從我的經歷中吸取教訓,不要再步我的後塵……
福音, 善行, 耶穌, 預言, 基督徒,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牧養工人。早在1996年3月,上面帶領就告訴我:現在有個異端「東方閃電」派,他們傳說「早已駕著白雲重歸」,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不用再看聖經了,還說他們是黑組織,有槍、有炮、有刑具,並且還搞淫亂等等。當時我心想:人信神就得看聖經,離開聖經就是異端!說啥也不能信這邪道!從此,我便極端仇視信全能神的人,大肆散佈帶領的話,到處封鎖教會:以後任何人都不許與「東方閃電」的人接觸,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他們聽後都怵目驚心,不敢與信全能神的人接觸,使神的末世福音在我們當地受到了極大攔阻。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頭

  一個悖逆之子的真實經歷
我叫梁豔麗,家住肇東市,原是靈恩派的講道帶領同工,也曾是極力抵擋全能神末後工作的悖逆之子之一。
福音, 善行, 耶穌, 預言, 基督徒,
1990年7月,我因丈夫有外遇心靈備受打擊而開始信。半年後我開始講道,特別是從91年8月9日受洗後,我的信心愛心越來越大,對聖經愛不釋手,每天必背5節經文。一想起約翰福音3章16節的經文: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我就倍受激勵。一年以後我就辭掉了工作為神全時間奉獻,負責牧養本片各教會,參加各種特會培訓,常接待國外的牧師和國內的弟兄姊妹,也常和浙江溫州、河南、安徽等地同工彼此交通聯絡。從97年開始,我和各地同工交通最多的就是如何抵制「東方閃電」,並且到各處教會宣講:「『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他們說聖經過時了,要看小書卷,說神來了,你若不接受,就會被割鼻子、割耳朵、挖眼睛、打斷腿,而且他們傳一個人能得不少錢,他們純屬離道反教,所以我們必須守住聖經,只有守住聖經才是守住真道,除聖經以外什麼書都不能看,和自己信的不一樣的絕對不能交通。」從此我開始抵擋全能神的工作,長達五年之久。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痛心切骨,悔不當初。在此我把自己的抵擋經過寫出來,希望弟兄姊妹引以為戒,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