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菜單2

-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

我在全能神話語面前低下了頭

基督徒, 真理, 聖經, 主, 宗教,


我原是安達地區因信稱義派的要同工之一。1988年歸向主耶穌後,因著主愛的激勵,我十分追求,經常參加各種培訓,特別是南方的老師和香港福音台的姊妹來辦班時,我更是一陪到底。一年之後,因主加給的講道和醫病趕鬼的能力,我成了總點的講道同工,牧養的教會達上百處,總人數近兩千人。然而這一切後來卻都成了我抵擋、定罪全能神的資本,使我走了一段與神為敵的罪惡之路。儘管這樣,神卻沒有因此放棄對我的拯救,而是以他極大的愛寬容了我,以他口中的話征服了我,使我這個悖逆之子終於回到了全能神的家中。
那是1998年7月份,長老急慌慌地告訴我們說:「現在有一夥人傳來了,我們千萬要小心,別受迷惑了,這些人傳的根本不對,經上都說了主來沒人知道,他們怎麼會知道?純屬一派胡言。」這時,扶持我們的青島教會那邊又送來一些反面宣傳材料,並且還連續給我們培訓了三天,專講如何防備「東方閃電」,說「東方閃電」這夥人特別厲害,沾上死,挨上亡,他們聖經特別熟,專門迷惑同工,若被他們迷進去就出不來了,還叮囑大家必須嚴加防範,不認識的人一律不接待。經過三天的培訓,我越發恨惡「東方閃電」,生怕弟兄姊妹被他們擄去,所以,每天禱告我都咒詛「東方閃電」,求主攔阻他們的腳步,並叮囑弟兄姊妹:如果家裡來了外人,立刻通知同工,不經我們批准,任何人都不許私自和外人交通。

2018年9月17日 星期一

抵擋全能神是我永遠的懊悔

基督徒, 真理, 聖經, 主, 拯救,

1992年因父親得癌症我接受了耶穌福音禱告後我父親不僅沒有絲毫的疼痛,而且還延長了壽命,同時我的心臟病也好了。歸向三年後我從教堂轉入家庭聚會,更加積極追求,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傳福音建教會,信徒人數由最初的幾個人達到後來的200多人,教會特別復興。
1998年,一個接待家姊妹告訴我:「有人傳神來了,道成肉身是女的……」我馬上說:「再來這樣的人不要接待,別搭理那些歪門邪道。」當時我也沒有在意。一天,我接到一張傳單,內容是:「『東方閃電』是邪教組織,末世的假基督……」想起此前教會中被「擄」走的同工,我這才感到事情的「嚴重性」,無形中對「東方閃電」產生了仇恨,急忙拿著傳單和同工又去那個接受「東方閃電」的同工家,我把傳單給她看並規勸說:「你信主這麼多年了,千萬別走偏了,『東方閃電』已定型是『邪教』,聖經上哪寫神是女的了?末世多複雜,要是信錯了不就白信了嗎?快回來吧!」可無論我怎麼講,她都不動搖,後來又多次去勸,她仍是不回頭。我見她不回轉就把這一切歸罪於「東方閃電」,每當聚會時我都大講:「傳單上都說了『東方閃電』是『邪教』,是末世的『假基督』,進去就出不來。聖經上說主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他們卻說神是女的。天下人間只賜下一個名,耶穌基督才是我們的救主,除他以外別無拯救,所以,我們千萬要小心,不要上當受騙……」

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因著本分我蒙了神極大的拯救

主, 拯救, 真理, 基督徒, 聖經,

  2012年7月21日下起了大暴雨,那天我正好有本分,等我們聚完會見雨勢小一些了,我便騎上車往家趕。當我騎到公路上時才發現,山上的水就像瀑布一樣奔瀉下來,公路上全是飛濺的雨水,甚至已經看不清路面了,見這情景我心裡有些害怕,便在心中一個勁地呼求:「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與膽量,現在就是你要我作見證的時候,如果你允許我被水沖走,這也有你的美意,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和安排。」當我這樣禱告之後心裡踏實了,不再那麼懼怕,迎著風雨一個勁地往家騎。誰知,前面還有更大的危險在等著我。在我回家的路上有一個很大的坡,由於是新鋪的瀝青,又有雨水往下流,當我下坡時車子的兩個閘一起捏都不管用了。下了這個坡就是108國道的輔路,前面是一片樹叢,然後是河的流,如果我不能減速就只能直衝入那片樹叢,甚至有可能掉進河裡,那後果……我心想:這下完了!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不知從哪裡來的勁,竟然讓我從車上跳了下來,我隨著車的衝勁直往下跑,當到達坡底和輔路交界處時我才停了下來。這時正好有兩輛車並排著從我面前開了過去,好險呀!多虧神在危難之際拯救了我。

2018年9月13日 星期四

沒有神的拯救就沒有我的今天

主, 拯救, 真理, 基督徒, 聖經,
我是一個雙腿有毛病的老姊妹,在天氣好時走路都有一些困難,但在洪水即將吞沒我的時候,神卻使我奇蹟般地脫離險境,轉危為安。
2012年7月21日那天下起了大雨,我正好出去盡本分,到了下午4點多,雨還是不停地下著。聚完會,我冒著雨坐車回家,坐在車上雨越下越大,等車開到離我家還差一站地的時候,司機對乘客說:「車走不了了,前面塌方了。」沒辦法,我只好下車走一站地。這時,我不敢離開神,心中不停地禱告。因為雨下得太大,大水已經把馬路都淹沒了,我抱著路邊的水泥柱子一步一步地挪動,試著往前走。正在這時,聽見後面有一個人大聲喊道:「別往前走了,趕緊往回走,你過不去,水又深又急,把你沖走了我可沒法救你!」但此時我往前走不了,往後也退不回去了,因為水已經淹到了我的胸部。我不敢再往前走,只好禱告神,求神給我開闢出路:「神啊!這個環境臨到我有你的許可,我是死是活都在你的手中,只要水能下去半尺我就能往前走了,願神按著你的意思作,我願把自己的生命交託給神!」禱告完,我心裡特別踏實,想起神的話:「天地萬物都藉著我口中的話而立而成,在我沒有難成的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第六十四篇說話》)神話給了我信心與勇氣,既然天地萬物都在神的手中,那大水再無情也逃不出神手的擺佈,現在靠人是靠不住了,兒子、女兒……誰也管不了誰,相信只要靠神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就在這時,奇蹟出現了,水流的速度變得越來越慢,已經不像剛才那樣湍急了,路邊的水泥柱子也漸漸地露了出來,水果然從我胸部降下去了半尺。就這樣,我在神的帶領下一步一步地走了出來。若不是神的恩待與保守,我不知被大水沖向何方了,我從內心發出感謝與讚美,感謝全能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後來我聽兒子敘述下雨時的情景:那天,他盡本分回來,先去了一趟廁所,剛從廁所出來回到屋裡,就聽見外面有撞擊聲,出門一看廁所被水全部沖塌,要不是神的保守就沒命了。正如神話所說:「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的心情激動萬分,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通過這兩件事,我的信心更加堅定了。今天神允許我在災難中存活下來,就是讓我為神作見證的,我不能沒有良心,回想自己平時盡本分自私卑鄙、己意太大,根本沒有急神所急、想神所想,從今以後我願意悔改,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把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在福音工作中獻上自己的一份。
北京市 張進
2012年8月16日
摘自「福音見證

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在災難中看見了神的手

主, 拯救, 真理, 基督徒, 聖經,

  2012年7月22日,是北京「7·21」暴雨後的第二天,我急忙去看望一個剛接受神末世作工兩個月的姊妹。剛剛進到她們的村子,我就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只見路面塌陷暴露出了柏油路下的路基,到處都是從山上流落的碎石,大的有幾噸重,堆積的淤泥足有30公分厚,從山上流下來的雨水也已經匯成了小河……整個村莊面目全非,一片狼藉。
穿過村莊,在半山腰我看到了李大姐(新人姊妹),她向我敘述了災難發生時的景象。
21日晚上,姊妹的丈夫在石屋旁的小棚子裡做飯,兩人有說有笑,並沒把這場雨想得有多可怕。當姊妹發現自己穿的高筒雨鞋灌進水的時候,突然感覺不妙,大聲喊道:「不好,趕快往山上跑!」話音剛落,就看見大水從山上翻滾而來,沒過地面1米來深。姊妹當時就嚇傻了,急忙拉著丈夫借助屋後土坡上的槐樹往山上爬。他們剛爬到高處,大概有1分鐘的時間,山上的急流夾雜著大大小小的碎石、雜物傾瀉而下,只見院裡的電動車、自行車、小棚子連石屋的一角在瞬間全都被急流沖走了。
過後,姊妹說:「看著東西全被沖走了,我並沒覺得害怕,反而心裡特別踏實。雖然東西全沒了,但我還有神。因當時水流的威力太大,人一旦掉到急流裡必死無疑,可我們卻沒事,這是全能神救了我們……」當姊妹回家收拾東西時,意外地發現《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還完好無損地擺放在床上,水並沒有沒過床鋪,更沒有淹著書,而屋裡的桌子、椅子以及其他的東西全被水泡起來了。姊妹激動地說:「神就是特意給我留著這本書,今後我得好好跟隨神!」她還說平時自己幹活回來經常把衣服亂放,但那天卻把衣服掛起來了,過後收拾東西時才發現衣服裡還放著2000元錢,這都是神的保守。當我和姊妹走到蘑菇屋後面時,更奇妙的場景展現在眼前:屋後通向別墅區的路面上堆滿了三四十公分的碎石,因著這些碎石的攔擋,從山上沖下來的急流才不至於直接沖向姊妹家的蘑菇屋和小石屋,而是分開流走了,大水和石頭就如同長了眼睛一樣,神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
其實,神降災的目的並不是要將人類全部毀滅,而是要藉著災難喚醒我們的心靈,使我們都能在災中看透人生,從而脫離撒但的網羅歸回到神的面前,得到神的拯救與保守,同時神也要藉著災難使我們真正地認識神,看見神的作為,被神得著,這是神對我們人類的愛與憐憫。神話語詩歌《神帶著審判降臨》唱道:「神不僅在大紅龍國家降臨,而且神也面向全宇,以至於整個穹蒼都在震動,整個穹蒼都在震動,哪一處不在經受神的審判?哪一處不在神所倒之災中生存?所到之處,都撒下了撒下了各種『災種』,這是神作工的一種一種方式,無疑對人是一個拯救,對人所施的仍然是慈愛的一種,仍然是慈愛的一種。……神要讓更多的人都認識神,讓更多的人都看見神,從而敬畏多少年來人所看不著的,如今卻是實際的神,如今卻是實際實際的神。
弟兄姊妹們,在這災難頻發的時候我們該怎樣選擇自己的道路?怎樣體貼神的心意站好最後一班崗呢?災難越大神越心急如焚,願我們都能理解神的良苦用心與急切心意,從而積極動地與神配合,接受神的呼召與託付,把更多的靈魂帶到神面前,在最後關鍵時刻為神的國度福音擴展獻上我們的全人!
北京市 迎新
2012年8月15日
摘自「福音見證

2018年9月9日 星期日

瞬間的毀滅

——四川省清平鄉因抵擋全能神末世福音兩次消失
基督徒 真理, 聖經, 主, 拯救,

在2008年5月12日的大地震中,有一個鄉鎮完全消失了,它就是四川省綿竹市清平鄉。這件事因為政府封鎖消息,所以鮮為人知。
清平鄉位於重災區綿竹市漢旺鎮的西北方向,坐落在深山裡,地震前,那裡空氣新鮮、水綠天藍,山中盛產獼猴桃、白果,神賜給人這一切豐富,供養著人的生活,但是這裡的人卻不認識神,更不知向神感恩,只知貪戀錢財。由於這個鄉鎮坐落於深山,風景優美,空氣清新怡人,夏天不用開空調,是個天然氧吧,更是休閒調養的好地方,這裡的山民紛紛開辦農家樂大力發展旅遊業。這裡也成了各級政府官員的休閒娛樂之所,很多官員都願往清平鄉任職,許多省級的領導也常往這裡跑。眾所周知,但凡政府的官員所到之處都會拉動當地的酒店、KTV、養生館、足療店、洗頭房的經濟增長,所以清平鄉雖然身處深山,但它並不「落後」,它依然是燈紅酒綠、霓虹閃爍、夜夜笙歌。共產黨的官員使上天賜給的這個美麗的地方變成了當代的所多瑪。

2018年9月3日 星期一

狂妄無知的我終於歸服在了真神面前

耶穌, 真理, 基督徒, 聖經, 福音,

✝️✝️✝️✝️✝️✝️✝️✝️✝️✝️✝️✝️☦️☦️

我原是十字架派的一名同工,歸後我得了許多的恩典,為此我特別願意追求,並向主立下心志,要一生事奉主。兩年以後,我就開始講道,並且經常到外縣扶持教會,那時我覺得信主真是太好、太有意義了。
1997年春天,不知什麼原因教會開始荒涼,信徒的信心和愛心漸漸地都冷淡了,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陽奉陰違,屬世的處世哲學日漸深厚,教會已無異於世界了,我追求愛主的心不由也冷淡下來,不願再去外縣作工了。這時,帶領從溫州學習回來告訴我說:「現在有一夥人是傳『東方閃電』的,他們特別能迷惑人,若你不接受他們的道,他們就會將你致殘,這夥人是真正的『異端』、『邪教』,你要看好羊群,別叫他們把羊偷走,別辜負上面帶領對你的期望。」我聽後心想:照這樣說這夥人不是信主的,如果讓我見到,我非給他們點顏色瞧瞧不可。從那以後我就開始忙碌起來了。

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

一個罪孽之子的懺悔

良苦的用心 末日的忠告 喚醒沉睡多年的人
難補的污跡 痛苦的回憶 在敲打著我的良心
不知所措中 顫抖著祈禱 捫心自問深深地懺悔
……
每當聽到《懺悔》這首詩歌時,我都禁不住淚如泉湧,痛苦、悔恨、自責的心情難以言表,痛恨自己瞎眼愚昧不認識神的作工,成了攔阻小羊進入國度的惡狼,成了抵擋全能神作工的罪魁禍首,痛恨自己麻木痴呆,雖多次遭神管教,還不反省,反而變本加厲地抵擋全能神。若不是全能神極大的憐憫與拯救,我早就死於非命。在此,我只有將自己的污跡、罪惡行徑暴露在弟兄姊妹面前,讓弟兄姊妹引以為戒,從而能衝出謠言的牢籠早日來到全能神面前,以彌補我給神帶來的傷痛與對神的虧欠。

主, 真理, 基督徒, 聖經, 福音,

我原是靈恩派有名的同工之一,負責管理大慶地區三廠、七廠等多處教會。1999年初,上面帶領把我們幾個有名的同工召集在一起說:「你們趕快查找聖經,寫出反駁『東方閃電』的材料,寫得越厲害越嚇人越好。只要能攔住大家信全能神,咋編都行,說什麼也不能讓大家進『東方閃電』,因為『東方閃電』的人離開聖經了,是異端、邪教,我們這樣做也是為盡忠保護群羊。你們要抓緊一切時間趕快編印出反面宣傳材料,然後發放給各教會。」

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昨日在敗壞中抵擋 今願為全能神肝腦涂地

我出生於一個基督徒世家,受家庭的薰陶,幼年便開始讀聖經,操練過敬虔的生活。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對聖經背景、教會歷史刻苦鑽研,對倪弟兄、李弟兄的信息也是愛不釋手。後來,我做了內蒙古地方召會帶領兼國內、國際同工。我雖自幼蒙恩享受了神無數的恩典,經歷了神數次的拯救,然而當神再次忍受著極大屈辱、痛苦,道成肉身來到污穢敗壞之地作更徹底的拯救工作之時,我卻棄絕、反對、攻擊、毀謗,甚至褻瀆。每當思想起這些我便悔恨不已,深感自己十惡不赦、死有餘辜。
十年前,一位老姊妹就對我說:「有人說耶穌回來了,在中國,並且是女性。」當時我不假思索地說:「不可能!主若回來我們怎能不知道呢?我們還沒得到啟示主怎麼能回來呢?而且主也不可能來在中國,更不可能是女性,我們的主耶穌是男性,這一定是末世假基督的迷惑,是破壞神經營計劃的。在這末世我們一定要為主站住見證,不能受他們的迷惑。」說了這話兩天後,我就遭到了神的懲罰,突然得了急性闌尾炎,住進醫院做了切除手術。而我當時卻認為是為主奔波勞苦所致,並不認為是抵擋神而遭到的懲罰。

2018年8月27日 星期一

我死守「聖經」字句,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我是大連開發區靈恩派的帶領,2002年9月30日接受全能神末後新工作。是神的大愛拯救了我,不然我仍奔跑在抵擋神的路上不知悔悟,感謝全能神對我的拯救,使我的人生有了新起點,生命進入了新的歷程。
1998年我從黑龍江大慶來到大連開發區。2000年夏,有幾個信徒對我說,教會裡來了幾個傳末世福音的人,就是人們傳說的「東方閃電」,他們說來了,已到了國度時代,不要聖經了等等。因以前沒聽說過傳這末後福音的,我就說,不要聽他們瞎說,免得「上當」受「迷惑」。聖經告訴我們:「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 (太24:23-24)為了弟兄姊妹不受「迷惑」,我請來大慶總部的帶領開了三天同工會,專講怎麼抵擋「東方閃電」,一同工說:他們傳這次神來了不叫耶穌,名叫大有能力的「全能者」……若不接受就殘酷地折磨人,割耳朵、剜眼睛、打斷腿,甚至抄家,這哪是信神傳福音,這純屬是「異端」、是「邪教」。所有在場的人都非常震驚:怎麼會有這樣的教派?

2018年8月25日 星期六

抵擋時目空一切,蒙羞後悔斷肝腸

我原是自由團體(曠野)派講道人。97年2月我因病信,主治好了我的病。因著蒙了主極大的恩典,看到了許多的神蹟奇事,使我追求主的熱心特別大,並成為帶領心目中的重點培養對象。
98年末,帶領告訴我,現在出現一個派別,叫「東方閃電」,說主來了,他們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帶領又把反面宣傳材料拿給我看,上邊寫了許多毀謗全能神的話,其中還說神不顯神蹟奇事了。聽到這些,我就特別恨「東方閃電」,心想:這哪是信神的,信神的人絕對不能這樣,神怎麼能不顯神蹟奇事呢?肯定不是神,是神應該顯神蹟奇事。我對帶領說的話及反面宣傳材料深信不疑。在帶領的煽動蠱惑下,我開始走上了抵擋全能神末後新工作的罪惡道路。
講台上,我大講特講「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告誡弟兄姊妹不能接受;講台下,我不辭勞苦、披星戴月,風雨不誤地抵擋、逼迫傳神末後福音的弟兄姊妹,以「護教」、封教會、驅逐「閃電」為我「神聖」的「職責」,我被稱為抵擋「東方閃電」的主要幹將,成為家鄉一帶的「出名人物」,甚至帶領都下保證說,將來誰進「閃電」,馬弟兄也不能進。

2018年8月23日 星期四

我這顆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


  我叫卓愛豔,出生在基督教家庭,12歲就開始講道,19歲就離開家走上了專職事奉神的道路。我上過神學,接觸過很多國外的牧師和傳道士,我總以這些為資本,再加上熟讀聖經,憑著多年的作工經驗和主給我的恩賜,高高在上,把主耶穌的二次再來定規在聖經和自己的頭腦想象、觀念當中。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瘋狂抵擋長達六年之久的全能神竟是我日思夜盼的主耶穌,在這六年中不管我如何抵擋,神的手一直沒有離開我……

那是1996年的一天,沈陽兩個弟兄來到我們教會傳神末世福音,我毫不客氣地把他們攆出了教會。因為我們的大僕人告訴我:現在有一夥人叫「東方閃電」的,他們到處傳神來了,與聖經不符。他們還非常惡,是黑社會的,若你不接受他們的道就打斷你的腿,挖掉你的眼睛,他們傳的是另外一個福音,加拉太書1章9節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後來他們又多次找我交通,都被我拒之門外。

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

我終於找到了真神

1986年10月,我因妻子有病信了耶穌,1990年2月我進入了「華雪和」這個派別,從此,我風裡來,雨裡去,四處奔跑傳揚華雪和的道。為了他,我退了黨,辭去了小學校長和公辦教師的職務,還把家中三間房子都賣掉了,並把錢都用在了傳福音上,而且還曾兩次被抓進派出所,受盡了折磨,但我卻為了捍衛華雪和的道未曾埋怨過,就這樣我認為憑著自己的信心與我所付出的代價,將來一定能上天堂得永生
2001年4月,我接到通知,上面讓我去開會,上面的帶領向我指示說:「華老師離世前安排說法輪功必死在海中,全能神是異端、邪教。給下邊的弟兄姊妹講清楚,不要受假基督的迷惑,你要堅決抵擋,最後剩下你一個人也要站立住……」因著這些話,我便開始到各處封鎖教會,並吩咐弟兄姊妹說:「凡來傳『東方閃電』的,一律不要接待,不要講情面,就是親爹親媽也不行,弟兄姊妹要彼此監督,一定要齊心協力看好教會。」就這樣,我仍不放心,還常常到下邊明察暗訪了解情況,而且還教給弟兄姊妹許多抵擋的辦法。一次,一位弟兄打電話請示我:「他們又來了,我怎麼攆他們也不走,怎麼辦?」「不走就用鐵锨鏟,鏟死我頂著。」我氣憤地說。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我是怎樣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叫王玉娥,家住山東省煙臺市。提起我曾經對全能神的悖逆、抵擋,自責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信神卻不認識神,信神卻仰望人,聽人的話,以至於多年來我都抵擋著神的末世作工,褻瀆著全能神,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犯下了彌天大罪。但神的愛長闊高深,神沒有因我的罪來待我,而是用他那無私的愛來感化我,使我能有幸來到他的面前,活在了神話的光照之中,認識了神的公義性情,逐步走上了人生的正道。
1998年,我們教會已不斷有人接受全能神的作工,教會裡的人越來越少,而且弟兄姊妹之間還勾心鬥角、嫉妒紛爭、拉幫結夥,當時我不知所措,就哭著問帶領這是怎麼回事,心想難道我不配帶領教會?帶領說:「聖經明明告訴我們末世要有人離道反教,還要有假基督迷惑人的出現……『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你們要記住凡是傳三步作工、女基督的,千萬不要聽,不要接觸,他們的書更不要看,千萬別上他們的當,要守住的道,我們只看聖經、聽香港福音台就可以了」。
以後的日子裡,還真有許多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神末世的救恩,我不但不接受,反而對她們恨之入骨。有一次,兩個老姊妹來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說:「你們這些離道反教的,真沒良心!離開了主又來拉攏我,你們都是毒蛇的種類!別玷污我的家,快給我走!」我邊說邊拚命地把她們往門外推,有個姊妹被我推倒了,頭也碰出了血,我見狀竟幸災樂禍地說:「活該!是神懲罰你了!」把她們趕走之後,我就向主禱告說:「主啊!求你咒詛她們,攔阻她們的腳步,封住她們的口,捆綁魔鬼撒但……」還有一次,我丈夫的一個遠房大姨,都八十多歲了,跑來對我說:「我來給你報喜訊,現在神在中國作了新的工作,作了話語成就一切的工作……」我一聽就煩了,心想:都這麼大歲數了還往外跑,真是信邪了,別說你八十多了,就是一百歲的人來給我傳我也不接受。第二天正下著小雨,我就把她趕走了。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愛

我曾是讚美派的同工,記得剛信的時候,講道人就說:「我們這一代人是最有福的,能夠活著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現在主就在門口了……」那時,自己一直盼望主來的那一天,並在主面前立下心志:一定要把主迎接回來。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年年過去了,主還是沒有回來。這時,因著各自的難處,人的心離神越來越遠,每個人的靈裡都處在了疲塌、打盹、昏睡的光景中。就在此時,朦朧中聽到有人傳說「神已道成肉身來到中國了」。我正要看看是怎麼回事時,帶領卻說:「那是異端、邪教,接受他們之後就沒好日子過了,他們會抱走你的小孩,會砍你的胳膊腿,會讓你家破人亡……」聽完帶領的話後,心想:一定得為主站住見證,不能被異端、邪教迷惑。
有一天,我的老姨父到我家裡來,他今年已經六十多歲了,住在離我家很遠的城裡,當時我想這麼遠他來幹什麼?進門後,他就告訴我說:「神已道成肉身來到中國了。」就這一句話,我心裡就跟他抵觸上了,隨後便把帶領的話一字不落地告訴了他,姨父臨走時我還說:「你這麼大年紀了,不在家享清福,跑這麼遠來幹什麼,以後別來了,我可沒時間聽你說。」一次、兩次,老姨父一連來了好多次,可我絲毫沒有被他這股勁所感動,每次我都用難聽話將他趕走。有一次,他又來了並拿出聖經問了我幾個問題,我竟被他問得啞口無言,心想:就這幾天的功夫,他怎麼懂了這麼多?一會兒,兩個講道同工也來到我家,他們就在一塊交通。我想講道人一定能回答他提的那些問題,但在交通的過程中,講道人卻經常被問得啞口無言,到最後,沒想到兩個講道人惱羞成怒竟然擺出一副氣勢洶洶的架勢,指責我老姨父:「你是『東方閃電』,是迷惑人的,別在這胡說八道了……」當時我特別擔心他們會發生衝突,因我知道老姨父以往脾氣不好,平時受不得半點委屈。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始終沒有生氣,依舊心平氣和地和她們交通,說:「姊妹,真理可不是爭爭吵吵得來的啊……」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心想:老姨父還挺有耐心呢,以前他可不是這樣,怎麼變化這麼大呢?

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

是全能神救了我

真理, 聖經, 主, 拯救,  禱告
  每一個信的人都在盼望著主的再來,好接我們進天堂。99年3月,我聽說有一班「東方閃電」的人傳「主來了」,帶領的說那一夥人是錯的,是邪教,是敵基督……不許我們和他們接觸,以免上當。於是,我作為大讚美派的教導也積極配合著帶領,走到哪宣傳到哪,心裡的弦繃得緊緊的,總怕哪個人與他們接觸被迷走了。
99年7月的一天,村裡有幾個人來給我傳神末後的福音,說:「主已經回來了,用話語作審判、合一的工作……」我一聽立刻怒吼道:「我不聽,帶領說了神還沒有回來!」又咬牙惡狠狠地說:「你們斗大的字能識幾個?還來給我傳?我天天講聖經,不比你們知道的多?神即使回來肯定會讓我先知道!用你們來給我說?走吧!我不聽!」說著就把她們趕出了門。晚上聚會時,我添油加醋地把自己如何「站住見證」的事講給他們聽,讓弟兄姊妹嚴加防備,決不讓他們從我們這裡拉走一隻羊!
同年10月份,帶領安排我到一個地區巡迴看望教會。在一個接待家庭,我碰見了幾個人,一看就不像我們這一道的,我沒搭理他們,果真他們說:「你們知道嗎?神已經回來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沒等他們說完,我馬上反駁說:「你們是『東方閃電』,是假的!是騙人的鬼把戲!」接著對接待家庭的人說:「咱們不能聽他們的,把他們趕走!」然後在聚會中鄭重其事地宣布:「以後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許接觸他們,否則一律開除!」此後無論我走到哪裡,都這樣定規矩、封鎖教會。

2018年8月13日 星期一

全能神挽救了我

「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殘極,神作工艱辛,受盡了屈辱。人敗壞太深,已成敵勢力,耶穌所遭遇,今日又重現。信神不認神,重釘神十架,窮凶極惡相,更甚於當年。信神人雖多,認識神無幾,走遍大陸地,見證神不易。見證神給人,反遭來禍患,刀槍棍棒舉,被趕出家門。眼中噙淚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艱難,聲淚伴血跡。到處是偶像,惡僕坑害人,名譽上信神,卻受人宰割。愛神人在哪?尋求者何在?神呼喚叩門,急關閉更嚴。人壞到極處,在此已顯明,願神施憐憫,可憐愛神人。神心多憂傷,誰體貼神心,動如此大工,無人理解神,無人理解神。」(《跟隨羔羊唱新歌》210首:《誰體貼神心》)每當我唱起這首如泣如訴的歌時,我的眼淚都止不住地流下來,是這首詩歌感動了我,使我來到了全能神的面前。這首詩歌是弟兄姊妹跟隨全能神傳福音的坎坷經歷的真實寫照,更是神愛人、拯救人類的真實寫照;而「窮凶極惡相,刀槍棍棒舉」正是我以往抵擋、悖逆神的醜惡嘴臉的真實寫照。是這首歌又把我帶入了令人懊悔的往事中……
我以前是大讚美派的一個中層同工,94年因家中不平安信了耶穌,跟隨一直到99年初夏。那天,我認識的一個姊妹把東北來的一位姊妹領到了我家。見面後,東北的那個姊妹就跟我說:「神二次道成肉身來了,已作了新的工作!」我當時特別吃驚,因心裡好奇,想聽一聽。那個姊妹就拿出聖經,從中找出了幾節預言末世要作審判工作的章節讓我看。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來9:28)
「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彼前1:5)
「當人子在他榮耀裡,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 (太25:31-33)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在地上。」(伯19:25)
天國又好像網撒在海裡,聚攏各樣水族。網既滿了,人就拉上岸來;坐下,撿好的收在器皿裡,將不好的丟棄了。世界的末了也要這樣。天使要出來,從義人中把惡人分別出來,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太13:47-50)
「大哉!敬虔的奧祕,無人不以為然,就是:神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或作『在靈性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與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裡。」(提前3:16)
基督徒, 真理, 聖經, 主, 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