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菜單2

-
顯示具有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8年7月28日 星期六

謠言差點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

我原是「讚美派」的一名信徒,於1986年歸向了耶穌。由於崇拜帶領、輕信謠言,拒絕全能神末世救恩,差點成了撒但的殉葬品,每當想起我這個螞蟻不如的人,能得神如此高抬歸到神的寶座前,激動的淚水就會情不自禁地流出來,深感自己負神太多太多……
1997年的一天晚上,帶領對我說:「現在有一班傳『東方閃電』的人,說主又作了一步潔淨的工作,這絕對不可能!因主已經用寶血把我們的罪給洗淨了;他們專找信耶穌的傳,傳一個人入教可得500元錢,若你聽了不願接受,不整死也得把你整殘廢,東庄的馬弟兄、張姊妹等幾個人聽了他們的道不願接受,在回來的路上被他們攆上,有的腿被打斷、有的耳朵被割、有的眼被剜了……」聽後我毛骨悚然,不由得在心中默默祈禱:主啊!這些人太殘忍了,為了錢什麼事都敢做,求你保守我不要碰上他們。從此帶領每次聚會都要重複這些話,並再三要求我們:凡陌生人一律不准接待等等。
1999年4月的一天上午,我正在地裡鋤草,突然聽見有人喊:「姐!」我抬頭一看是兩個陌生人,她們微笑著走近我說:「聽說姐很愛主,我們想和你談談信主的事,好嗎?」「原來是『東方閃電』的人!」我馬上想到帶領的話,意識到事情的危險性,不等她們再說下去,就把她們攆走了。

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全能神的話語喚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靈

✝️✝️✝️✝️✝️✝️✝️✝️✝️✝️✝️✝️
我出生在一個信基督教的家庭裡,自幼跟著父母信耶穌。1990年高中畢業後,教會開始重點培養我,1993年夏又讓我到廣州參加三個多月的「專業講道培訓班」,由於我的熱心追求,很快便成為一名「因信稱義派」帶領。從此我整日奔走在各教會中,殷勤為作工。
96年秋,風聞有個「東方閃電派」特別厲害,他們說聖經過時了,主已回來作拯救人的工作……還說什麼一沾就跑不掉了,聽後我只是以鼻嗤之,心想:說聖經過時了,這純屬迷惑人的!
轉眼到了1997年夏,一天中午,我正坐在電扇下看聖經,一位陌生姊妹來到我家,主動打招呼說:「弟兄,看聖經呢?我們談談聖靈現在作了什麼工作好嗎?……」一聽是「閃電」的人,沒等她把話說完我就怒吼道:「照你這麼說我不該看聖經了?你是哪林子的鳥竟跑這兒瞎叫喚,快給我滾!」說著我硬把她推了出去,「砰」的一聲關上了大門。此後有很多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但都被我無情地拒之門外。為了防止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被拉走自己成為「光杆司令」,每次聚會我都要添油加醋地宣講一番:「『東方閃電』說聖經過時了,這純粹是邪教,他們是專門迷惑人的,開始對你好,但你聽了不接受,他們就砍斷你的胳膊腿或讓你眼瞎、少鼻,甚至會讓你家破人亡,生不如死!以後沒有我的許可,不許接待陌生人!……」即便這樣,我還是不放心,又將從上面領來的《抵制東方閃電》等幾種抵擋全能神的小冊子(共100多份)發給弟兄姊妹,並且一聽說哪個弟兄姊妹信了全能神,我就前去威脅、恫嚇。真可謂:道沒講好,抵擋神的惡事做了不少。

2018年7月24日 星期二

糊塗的我終於醒悟了

✝️✝️✝️✝️✝️✝️✝️✝️✝️✝️✝️✝️
我原是「讚美派」的一名信徒。1998年底,帶領在聚會中再三囑咐:「現在有人傳講又重返肉身了,你們千萬不要信,這標準是假道!是假基督迷惑人的!因主來是駕雲降臨,我們所有的人都能看見他,正如啟示錄1章7節記載的那樣: 『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聽後,我心想:人家劉帶領信的時間長,聖經懂的多,聽他的話保準沒錯。此後,我便嚴格恪守帶領之言,一次次地將來傳我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拒之門外。而劉帶領也比平時更「關心」我了,經常來我家「澆灌」我,為此我向他保證說:「劉弟兄,你放心!我只聽你的,跟你走到底,決不信那假道!……」
2002年春,我的一個朋友(已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來到我家,他拿出聖經給我提了好幾個問題,這些問題我聽都沒聽過,根本回答不上來,於是就打電話讓劉帶領過來,原想著他一定能回答朋友的問題,哪料想,他不但回答不上來而且還氣勢洶洶地說:「沒時間聽你胡說八道,你今天就是來迷惑人的!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想把我的羊拉走,沒門!別說你倆是朋友,就是親爹親娘也不行,你現在就得走。」朋友和顏悅色地說:「弟兄,別發火,咱都是信神的,再坐下來談談吧。」「誰跟你談,你給我快走!不然就對你不客氣,以後再來我非讓派出所抓你不可!……」就這樣,朋友連午飯都沒吃就被帶領攆走了。帶領臨走時又再三叮囑我:「對他們這些人就得這樣,決不能客氣!以後可不要再接待外人了!……」我心想:真是多虧有這樣一個好帶領啊!而妻子卻說:「你朋友提的問題帶領咋答不上來呢?人家提的也沒出聖經呀!我看帶領也不是啥都知道!再說,他經常講讓人愛仇敵、愛人如己,可今天他的愛呢?……」「你懂什麼!頭髮長、見識短!……」我一聽妻子說帶領的「壞話」,非常惱火,就將妻子臭罵了一頓。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全能神的話語拯救了我

✝️✝️✝️✝️✝️✝️✝️✝️✝️✝️✝️✝️
我原是真耶穌教會的一名講道員,1998年10月接受全能神末世福音後,才知道我抵擋毀謗的全能神正是我苦苦等待的二次再來的救主耶穌。我懊悔至極,恨惡自己狂妄,不尋求真理,一念之差竟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是全能神的話語拯救了我,使我走上了信神的正軌,開始了真正的人生。
1990年我信了耶穌,不久就在教會裡講道,也得了很多恩典,我丈夫的精神病得了醫治(也信主),這更激發了我愛主的心,扶持教會,帶領弟兄姊妹傳福音,光景一直很好。
就在我們火熱追求的時候,教會出現了嫉妒紛爭,長老之間為爭奪地位,互相攻擊,互相論斷,誰也不服誰,都各立山頭,把羊竊為己有,一個好好的教會分裂成了九個「支派」。從此教會秩序全都打亂了,一個月一次的查經培訓會沒有了,上邊也沒人下來牧養了,弟兄姊妹人心惶惶,議論紛紛,有很多人被絆倒了,有的不信了,有的回世界掙錢,有的勉強維持著聚會。眼看著弟兄姊妹軟弱跌倒我心裡非常難過,面對教會這種情況我講道也沒有了方向,不知該講啥。於是我就去問原來的長老,他說這正應驗聖經馬太福音24章裡說的「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證明主來的日子近了。我回到教會後也以這樣的話來安慰弟兄姊妹,但大家的勁還是起不來,我就和弟兄姊妹一起多次禁食禱告,仍無濟於事。教會裡又出現了許多令人費解的事兒:弟兄姊妹家裡常常出現不平安,有的有病,有的遭遇車禍。在這期間,我丈夫的精神病又發作了,我像往常一樣找來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可怎麼禱告也不好。我又請來上邊有趕鬼恩賜的長老和兩位弟兄,我們在一起恆切禱告求主醫治,可當我們正禱告時,我丈夫突然伸手打了長老兩個嘴巴,當時我們都愣住了,以往奉主的名趕鬼一禱告就好,今天為什麼就不管用了呢?難道主不垂聽我們的禱告了?我怎麼也琢磨不透。眼看著丈夫天天鬼不離身,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我的希望徹底破滅了,以後的生活怎麼辦?面對來自於教會和家庭的雙重壓力,使我痛苦憂傷軟弱到一個地步,我來到神面前禱告:「主啊!你到底在哪裡呀?難道你真的不管我們了嗎?主啊!你知道我的軟弱,求你救救我吧!救救弟兄姊妹吧!」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敬虔的奧祕(續)》 精彩片段:神為什麼兩次道成肉身來拯救人類



⭐️⭐️⭐️⭐️⭐️⭐️⭐️⭐️⭐️⭐️⭐️⭐⭐️⭐️⭐️⭐️⭐️⭐️⭐️⭐️⭐️⭐️⭐️⭐


真理, 神, 主, 聖經, 福音,


本視頻中神的話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其中包含的內容有: 尼尼微人內心真實的悔改贏得神的憐憫,改變了自己的結局 神的憐憫與寬容並不難得,難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 造物主的公義性情活靈活現 造物主對人類的真情實意 造物主對人類的真情告白
推薦更多:
福音見證頁面


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

人有萬分之一尋求的心神都會開啟人


✝️✝️✝️✝️✝️✝️✝️✝️✝️✝️✝️✝️

我是復臨派的一名同工,1990年信的耶穌。2001年,我所在的教會聽到了許多關於全能神末世工作的反面宣傳,說「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專門用金錢美色引誘人行淫亂之事;說他們傳道、聚會總是偷偷摸摸見不得人……於是我就憑著反面宣傳的話,在教會中極力地抵擋、褻瀆,攔阻弟兄姊妹與傳「東方閃電」的弟兄姊妹接觸,驅逐、逼迫傳「東方閃電」的人。在我看,你既是真神、真道,就應該公開、大張旗鼓地傳,是真神誰能不信呢?偷偷摸摸、怕人知道就沒好事,「好事不怕人,怕人沒好事。」如果真要是不信就打,將人弄成殘廢,再行淫亂之事,那就更說明這個派別是異端、邪教,黑社會了。我告誡弟兄姊妹對信「東方閃電」的人一定要「敬而遠之」,說他們根本不是信神的人,神作事應該光明正大,不可能利用這樣一些人為他偷偷摸摸地做事,這簡直是一種羞辱的事。
就這樣,我對「東方閃電」的敵視日漸加深,見到信「東方閃電」的人就反感,提起他們就感到噁心,認準他們都不是正派的人。就在我在教會中大發「感慨」之時,我意外地聽說我的妻子進「閃電」了,開始我根本不信,但我又一想:無風不起浪,人心莫測,也不能說得太絕對了。從那天起,我開始在暗中監視妻子,也常把收集來的反面宣傳見證講給她聽,但我發現她聽了以後沒有驚奇感,表情很平淡,有時還有一種厭煩感。在我講的過程中,她有時問我:「這些事是你親眼看到的嗎?這些事既然不是你親眼看到的就不能當真事聽,更不能當真事信。」對妻子的態度和反應我雖覺得不太對頭,卻無法證明她已接受了「東方閃電」。於是,我又開始追問、勸解、與其爭吵,逼迫妻子並要挾說:「你如果真信了『東方閃電』,那我們就離婚。」妻子的回答讓我哭笑不得:「如果你不想跟我過,那我也沒辦法。」這期間我對妻子的監視一直沒停止過。一天妻子外出,我偶然間在她的行李裡翻到一本「東方閃電」的書,我的心徹底涼了,全身癱軟得如同洩了氣的皮球,我跪下來禱告神:神哪!求你拯救我的妻子脫離污穢邪惡。此時,我心裡如大海的波浪在翻騰,因我想到弟兄姊妹們的忠告:如果你妻子信了「東方閃電」,你可不要充當隨從夏娃的亞當啊!妻子回來後,我冷靜地問起她書的事,她說是一個人留給她讓她看的。我以要燒書來試探妻子,她急了:「別人的東西為什麼要燒掉呢?咱不看就還給人家唄!」看著妻子十分緊張的神態,我斷定她肯定是信了,但不管我怎麼逼問,她就是不承認。這件事以後,我平日的溫柔不見了,動不動就發火,對妻子總是旁敲側擊,諷刺挖苦,甚至限制她外出。

2018年7月4日 星期三

在抵擋之中蒙神拯救的我


✝️✝️✝️✝️✝️✝️✝️✝️✝️✝️✝️✝️
我原是生命道的一個工人,被差派到各處傳道,後來就走上了法利賽人抵擋神的道路。是全能神喚醒了我的心靈,我才蒙了神的拯救
那時我被差派到山西省大同市作工。每到一處教會,我都會聽到弟兄姊妹反映關於「有人來傳神作了新工作」的事,並且還給一本叫《東方閃電》的書。聽後,我心裡對此恨之入骨,心想:這真是到末後了,假基督來迷惑人了。我一定要做個好「管家」,不能讓群羊受迷惑。之後,我就開始封鎖教會:弟兄姊妹誰也不許接待陌生人,誰若不聽話就開除誰。在一次同工會上,帶領說:「現在教會最嚴重的問題是各處都有來傳全能神的,他們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打人、害人。他們還有一本書,裡面有毒藥,你一看,你大腦失控,就被迷進去了。」我聽了這些話,嚇得心裡怦怦直跳,因為我聽說父母已接受了全能神,並且還看了那本書,我越想越害怕,心中就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似的,因著謠言再加上我的想象,使我對全能神的這步作工更加地仇恨,對傳全能神這步作工的人更加地反感。我每天禱告的時候,都求耶穌咒詛他們,在各教會作工的時候,還說了褻瀆全能神的話,當時令我特別意外的是,我父母他們信了那麼多年的耶穌,看了那麼多遍的聖經,又帶領教會,給人講道,怎麼也接受了全能神呢?氣憤之中,我拿起筆來給父母寫信,信上說:「爸、媽,你們白信了這麼多年的耶穌,白看了這麼多年的聖經……」信中我不分時代背景,斷章取義地引用聖經章節勸他們回頭,還寫了很多「勸阻」的話。但他們絲毫不接受我的「好心」,我一氣之下一年多沒有回家,一直都在抵擋著神末後的工作。只要聽說有傳末後工作的,我就恨不得他死了才解心頭之恨。其實,這些仇恨都是因著傳說和想象產生的,我並沒有親眼看見,其中有很多是我憑想象加上的,如:「東方閃電」要什麼就給什麼,要錢給錢,沒對象還給找對象等等,我竟然這樣昧著良心在散佈謠言。
後來我被調回河北省作工,在那裡也經常聽到教會有人談論我父母歸向全能神的事。因此,每當教會談到「東方閃電」時,我都會臉紅,心裡不是滋味,總覺得在弟兄姊妹面前抬不起頭來。既然寫信不見效,一氣之下,我就決定回家親自「勸說」他們。我想: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父母看的書都燒了;第二件事就是給他們交通聖經,讓他們回心轉意;第三件事就是把我們家那片教會中跟隨全能神的人全部都拉回來,使他們重新回到主耶穌面前。
我帶著滿腔怒火和一個同工踏上了回家的路。我先回到當地的生命道教會,向他們尋問了我家裡的情況,聽當地教會的人說「你爸和你媽跟著全能神還挺有勁,天天出去……」這番話時,我心裡悲喜參半,喜的是爸媽並沒有像我想象的那樣被害,我還能見到他們;悲的是爸媽竟然被他們蒙蔽得這麼深,我心裡如同針扎一樣難受。噢,這不怪我父母,都是信全能神造成的!一大堆的誤會埋在了我的心底,心中對全能神的抵擋如同火上澆油一樣更厲害了。於是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家裡屬於全能神的書全部燒掉,以解我的心頭之恨。

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英文詩歌《神發烈怒的象徵意義》神是公義的審判者 【中英文字幕】


🎶🎶🎶🎶🎶🎶🎶🎶🎶🎶🎶🎶🎶🎶🎶🎶🎶🎶🎶🎶🎶🎶🎶🎶🎶🎶



🎶🎶🎶🎶🎶🎶🎶🎶🎶🎶🎶🎶🎶🎶🎶🎶🎶🎶🎶🎶🎶🎶🎶🎶🎶🎶

當神的尊嚴、神的聖潔受到挑戰的時候,當正義力量被阻擋、不被人看到的時候,也正是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也正是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因為神的實質,地上凡是與神較量、敵對的勢力,都是邪惡的,都是非正義的,都是從撒但來的,是屬撒但的。因著神是正義的、是光明的、是聖潔無瑕的,所以,一切邪惡的、敗壞的、屬撒但的東西都將消失。這是隨著神烈怒的發出而發生的,這是隨著神烈怒的發出而發生的。

當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一切邪惡勢力將被制止;當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一切殘害人的罪惡將被制止,一切阻攔神工作的敵勢力將被顯明,被分離,被咒詛;當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與神敵對的撒但的幫凶將被懲罰,被剪除,取而代之的是神的工作暢通無阻,神的經營計劃一步一步如期向前開展,這是神的烈怒發出之後發生的,神的選民不受撒但的攪擾與迷惑,跟隨神的人都在安寧、祥和的環境之中享受神的供應。這是神的烈怒發出之後發生的,這是神的烈怒發出之後發生的。

神的烈怒是一切邪惡勢力不得滋生與氾濫的保障,神的烈怒是一切正義與正面事物得以存在、得以流傳的保障。神的烈怒是一切正義與正面事物得以永遠不被取締、不被顛覆的保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更多推薦:

讚美詩歌視頻

關於全能神教會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基督徒經歷文章 |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

   我是貴池市因信稱義派的一個帶領,在我沒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樣,一直苦盼耶穌二次再來,但因著上面大帶領時時敲「警鐘」和聖經上「末世必有許多假基督出現」這話,使我成了一個抵擋、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這些,心裡十分內疚,下面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弟兄姊妹說說,以便弟兄姊妹引以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在99年9月的一天,我正在自家打稻場收棉花,因為天要下雨,這時,有兩位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來到我跟前,見她們來了,我說:「你們這些傳假道的又來拉我,別啰嗦!我是不會受你們迷惑的!你們都說神來了,無論你們怎麼講,出了聖經就是假的,因為馬太福音24章36節講得清楚,主來沒有人知道,你們怎麼知道的?」我見她們還不走就罵道:「你們真不要臉,簡直是老母豬皮,我是不可能讓你們進我家的!」邊罵邊往家跑,把她倆關在門外。
天下雨了,她倆沒有帶傘,就站在雨中,這時我想:我這樣罵她們,她們卻不生氣,下雨了她們還不走,她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呢?為了錢?不是!我也不會給她們錢;為了名譽?也不是!世人都罵她們神經病,她們這樣不怕人嘲笑,不怕人辱罵,又不怕吃苦,我得問問她們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正準備開門,忽然想起大帶領講的話:凡是傳神道成肉身的、打開小書卷的就是「東方閃電」,不管他們是什麼人,在什麼天氣、什麼時候,都不可同情他們,更不要接待他們。我心裡開始爭戰,如果她們信的是假的,那為什麼她們的信心、愛心、忍耐比我們信耶穌的人要好得多呢?我這樣對待她們能算是信耶穌的人嗎?我在屋裡來回走了幾圈,不知如何是好,心裡的爭戰相當激烈。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我再也忍不住了,心想:不管是真是假,我得先問問她們,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她們的信心、愛心、忍耐都是從何而來?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基督徒經歷文章 |我是如何認識「神的實質永不改變」的

神以女性來作工,人人聽見怒氣沖。
抵擋毀謗又褻瀆,神的外貌遭人辱。
雖然不合人觀念,神的實質永不變。
棄暗投明跟從神,以往過犯神不念。
我原是一個有20年齡的「讚美派」信徒,2003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每當想起自己因沒有分辨輕信帶領之言而抵擋全能神,我就深感慚愧、懊悔……
99年,就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但被我拒絕了。因當時帶領在教會裡經常講:「有一班人傳的是女基督,特別會講,他們純屬是迷惑人的,不能相信,更不能和他們接觸,一聽他們說的話就被粘住,他們身上有『邪靈』;如果你聽了他們的道不信,他們就割掉你的耳朵、鼻子,剜你的眼睛,打斷你的胳膊、腿;他們的書也不能看,裡面有毒藥;他們拿的東西更不能吃,裡面有迷魂藥,吃了就暈倒……」從此「女基督」三個字在我心裡留下了陰影,心想:自己受了迷惑為什麼還要去迷惑別人呢?再說我根本不相信基督是女性,因為我信神20年來一直認為「父」(耶和華)是男的,「子」(耶穌)也是男的,耶穌基督是給我們預備地方去了,再來接我們還是原來的耶穌,現在說耶穌來了是女性我無法相信。我就認定帶領說的話是真的,認為那傳女基督的是地地道道迷惑人的、是假的。所以,近幾年來我一看見到我家傳末世福音的人就毛骨悚然,好像他們身上帶有瘟疫,因此我不敢和他們多說話,他們說的話再有理我也不聽,並且他們每次走後我都心驚膽戰,深怕他們半夜來把我殺了,或把我的眼睛剜了……
2000年春天的一個下午,一位姊妹又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還拿著錄音機說:「姊妹,你坐下來咱們在一塊兒聽聽歌好嗎?」她坐下就打開了錄音機,我沒有制止,也沒有在意聽,但歌聲直往我耳朵裡鑽,「你們在乎的不是神,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前途、享受。……你做什麼是為了神?你何嘗想到過神?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神?……」神話猶如一把兩刃利劍扎在我的心上,此時我覺得特別虧欠神,回想自己信神二十多年來根本就沒滿足過神,也沒把神當作自己的生命而不惜一切去追求,信神只是一種業餘愛好。我再看那位姊妹被神話詩歌感動得已哭得像個淚人兒似的,可我一想起她傳的是女基督,頃刻間我的臉一沉就不再理她,最後她只有無奈地離開了。
2001年夏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一個小姊妹,她家原住鄭州,是來我們這裡做生意的。後來在接觸中,我覺得和她特別投緣,高興之餘就認下她做干女兒。此後她就時常來看我,幫我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非常勤快。來往期間她回鄭州一段時間,回來後我們還像以前那麼親熱。有一次,我倆在一起讀聖經,我聽她講得比以前的高了,而且還挺有理,我信二十多年了也不如她講得明白,於是我起了疑心:她回去一趟,這麼短的時間,怎麼這麼會講了?肯定是信了女基督。這時我腦海裡立時浮起帶領說過的話:「信女基督的人不能接觸,一接觸就沾染了污穢。」因此,我對她開始冷淡了。

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基督徒經歷文章 |懲罰中我聽到了全能神的聲音

我原是「重生派」的一名同工,當我聽說全能神末世作工後,就極力地抵擋定罪,直到遭神懲罰,才幡然悔悟。回首往事,歷歷在目,令我深感痛心疾首。
1997年2月,在一次同工會上,帶領告誡我們:「現在又出現一個『東方閃電』派,非常厲害,傳一個信徒給二百元,傳一個帶領給一千元,有好多教派的帶領和同工都被他們拉走了,你們要嚴加防範,務必看守好的『羊群』,千萬不能給『東方閃電』留可乘之機……」回來之後,我不但把帶領的話散佈下去,還添油加醋地說:「『東方閃電』傳說是主回來了,純屬胡扯。經上說耶穌的再來沒有人知道,他們怎麼知道的?凡是信『東方閃電』的人身上都有一股邪靈,就像蜘蛛網、粘粘膠,粘住就跑不掉,只要你一進去就別想再出來,否則就被挖眼睛、割耳朵、割鼻子、打斷腿……」因著我的胡編瞎造,弟兄姊妹非常害怕,議論紛紛。我在一旁卻暗自得意:這下以後誰也不敢接觸「閃電」的人了。
1998年9月的一天,一位陌生的姊妹來到我家,說:「大叔,神又作了新工作……」「住嘴!你這傳『東方閃電』的魔鬼,趕快給我滾蛋!」不容分說我將她推出門外,關上鐵門。隔著門,姊妹還一個勁地勸:「大叔!你聽一聽吧!……」看到她的軟磨硬纏,我就決定要加緊對教會的封鎖。之後又捏造說:「『閃電派』的人手段可殘忍了,他們只要認了你的門,就會想盡一切辦法把你擄去,先餓上你幾天,然後再往你嘴裡灌辣椒水,叫你跪在磚頭上用棍狠狠地打,直到你接受了他們的道為止。」於是責令每個信徒每天按時禱告咒詛「東方閃電」,還統一規定了禱告詞:「慈悲的救主啊!『東方閃電』的人是魔鬼,不斷地來攪擾你的教會,迷惑你的兒女,偷你的『羊』,願你狠狠地咒詛懲罰他們……」至此,我對全能神的抵擋、褻瀆已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2018年6月11日 星期一

基督教會小品《我幫你看家》基督徒為何遭到如此待遇


🌴🌴🌴🌴🌴🌴🌴🌴🌴🌴🌴🌴🌴🌴🌴🌴🌴🌴🌴🌴🌴🌴



🌴🌴🌴🌴🌴🌴🌴🌴🌴🌴🌴🌴🌴🌴🌴🌴🌴🌴🌴🌴🌴🌴
在中國,基督徒遭中共迫害,有家難歸,四處漂流。一對老基督徒夫婦因信神受村裡人的監視,無奈搬到城裡租房躲避,沒想到中共警察、居委會人員、保安和地痞接二連三地過來「幫二老看家」。被逼無奈,二老只能收拾行囊,再次踏上搬家的路……
推薦更多
關於全能神教會
認識全能神教會
讚美詩歌視頻團聚
福音見證電影 | 國度降臨福音網

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淚


🌧️🌧️🌧️🌧️🌧️⛈️🌧️🌧️🌧️🌧️🌧️⛈️🌧️🌧️🌧️🌧️🌧️⛈️

1993年我因丈夫有病信了耶穌(三自)。由於丈夫去逝,治病又欠了很多的外債,生活貧困,主耶穌就成了我生活中惟一的依靠,幾年的時間裡我一直都火熱地追求著。1997年,因教會裡爭權奪位,嫉妒紛爭越來越重,我看不慣就退出來到生命路教會聚會。由於我熱心追求,還有點文化,取得了總會黃老師和弟兄姊妹的信任,做了教會帶領,不久教會發展到了一百多人。我一直以教會為家,奔走在弟兄姊妹中間講道、扶持。可萬萬沒想到,當全能神末世福音擴展之時,我卻成了當代的法利賽人。
1999年夏天,教會有兩個姊妹跟我說:「我們家來了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人,道講得挺高,另外還有一本書。」我一聽氣就不打一處來,說:「就你們這身量什麼都不明白,還敢接待外人,他們再來就攆他們走,以後不許接待任何外來人,只有咱生命路是真道,趕緊向主認罪。」我馬上去總會把此事反映給黃老師,他一聽便氣憤地說:「他們就是『東方閃電』派,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搞淫亂,還割鼻子、剜眼睛,千萬不能接待他們,發現是這個派別就攆,攆他不走就報告公安局抓他們,再不就用棒子打,打啥樣都沒事兒。」我聽後恐慌害怕,心想:這夥人真可恨,為「護衛」真道,「保護」好主的羊,我決不讓一個弟兄姊妹落入「東方閃電」的網羅,豁出一切也要為主盡上忠心。黃老師還告訴我:「回去之後發傳單,寧可把弟兄姊妹奉獻的錢都拿出來去宣傳,發動弟兄姊妹不管哪裡有親屬、熟人信主的都去發,不怕地方遠,不怕吃苦,只要把傳單發出去就行,這是對主的忠心,是把最好的祭獻在祭壇前了。」回家後我跟弟兄姊妹一說,大家都氣憤不止,恨透了「東方閃電」。我馬上複印了很多傳單,安排能出去的弟兄姊妹三人一夥去外省發放(內蒙、黑龍江等五個省的十多個城市),我帶著不能出遠門的弟兄姊妹在家附近發放,哪也不能去的為出去的弟兄姊妹禁食禱告。我囑咐大夥:「手裡傳單務必得發出去,完成任務對神才有忠心,不發完不許回來。」弟兄姊妹走哪兒發哪兒,找著點往下發,藉不信的人給信主的熟人發,並對不信的人說:「把傳單發出去你就有福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就把傳單都發出去了。就這樣我帶領弟兄姊妹把傳單送進了千家萬戶。當時並不知道,我這樣做成了撒但吞吃信徒靈魂的幫凶,成了地地道道的假牧人。
2000年3月,我們帶領都去開原總會參加新年讚美會。黃老師為保全自己的地位和總會實力,竟把反面宣傳編成話劇演給我們看。台下人鬨堂大笑,議論紛紛,弟兄姊妹都說:「我們的黃老師真有『智慧』,太有『頭腦』了,若不把這些事排成節目表演出來,我們根本不知道『東方閃電』的『底細』,得有多少人上當,這回可『真相大白』了。」我也大肆散佈,說些誹謗的話。這下我們抵擋「東方閃電」的勁兒更足了,都決心看好羊群,向主交賬。哪知我們這樣以假亂真,用「深入人心」的手段毒害、侵蝕著眾多弟兄姊妹的心,充當了撒但的差役,在全能神面前犯下了滔天大罪。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基督徒緊跟主腳蹤《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上集【粵語】


  全能神說:「在每一次的作工中都有人所該認識的異象,然後對人提出合適的要求,如果沒有這些異象作根基,人就根本不會實行,而且人也不能死心塌地地跟隨。人對神沒有認識或不明白神的心意,那人所做的都是枉然,都是不能蒙神稱許的,人的恩賜再多也離不開神的作工、離不開神的帶領,人做得再好、再多也都不能代替神作的工作,所以無論如何人的『實行』離不開『異象』。而那些根本不接受這些新異象的人就沒有新的實行,他們的實行之所以與真理無關,是因為他們都是在守規條、守死的律法,他們根本沒有新的異象,隨之也就沒有了新時代的實行。他們失去了異象也就失去了聖靈的作工、失去了真理。」
推薦更多:
基督的福音
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全能神教會是如何發展的?
尋找神的腳蹤——東方閃電